暖心的脑洞喂猫了

掉。。掉粉了【抖】

最近一直在忙。在学校里到处跑,填写各种资料表格,然后晚上赶作业赶到十二点,最后倒头就睡。这些似乎已经成为了每天的必修。
然而到了今天,这些所有的事情,也总算是告一段落。总算是,毕业了。
其实最近忙里偷闲的也想了挺多,最后终于把这个犹豫了这么久的问题,敲定音。
退圈,不是说不爱了,只是没有那么爱了,只是没有以前那样大把的时间去喜欢了。感觉,二元次的东西是时候放下些了。
其实写这些,不是想说什么,只是想给喜欢我那么久以来的小天使们一个交代。
果咩,之前的文,我尽量以后有时间就更完,也可能要坑掉了,果咩。
最后,就这样了,走了。

【静临小剧场】你这样是会被怼的我跟你讲

*文笔渣脑洞差ooc

*迟到的生贺

——————————泥嚎我是分割线——————————

池袋亮起的清晨与往常一样,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然而此时某处的空气中却弥漫着庄严和肃静。建筑大厅里落座着几十人都在眉头紧锁的思考些什么。

坐在最高处正中的男人,戴着白色卷曲的法官假发,脸上的表情写着严肃和正义。

“所以被告你还有什么要反驳的吗?”

这是一起强暴案,两人虽是男女朋友关系,但交和这种事,只要有一方不愿意而另一方强上,在法律意义上来讲就算是强暴。

明明是很容易的一个案子,但奈何被告找的律师,伶牙俐齿。

“法官大人,我有话要说~”

平和岛静雄看向声音的源头,微微皱眉。

「这...

【静临】将恋人射杀之日

*恶魔静×凡人临【大概?】文笔渣脑洞差ooc

*开新坑又懒癌晚期

*还有人记得我么 我差不多是只废心了【趴】

——————————泥嚎我是分割线——————————

在这个没有寿命期限的世界,为之奋斗的动力是什么?

平和岛静雄坐在楼顶望着地面上来回奔波的小妖淡淡的抛出这个问题。许久不见回应,静雄回过头看到的是背后空无一人。

前辈应该又去哪里收债了吧。虽说是妖,但该有的秩序还是要有的。

静雄站起身拍拍裤子上的浮土,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燃。尼古丁的味道从口腔走了一遭就被吐了出来,心中的烦闷也随之吐出。

「去人类那边转转吧。」

上一次人妖大战不知是几千年前的事了,当...

许久不回lof的我今天一看 粉丝居然涨到230。。【害怕】
啊内个。。其实。。文已经起好头了。。。嗯。。就是。。懒。。
嗯。。我尽量最近码好发出来吧。。就当时福利了hhhh

在这个日子里 我是不是应该产点肉安慰安慰我自己🤔🤔

【静临】你踏马滚回来给我灭火

*文笔渣脑洞差ooc

*被某夕折磨后的产物

——————————泥嚎我是分割线——————————

【小静~】

【小静静~】

【小静静静静静~】

【。。再这么恶心杀了你】

静雄坐在电脑前终于强忍住恶心回复了临也对他狂轰乱炸般的消息。

看见临也不断发出这类的话语后静雄不禁扶额沉思自己当初究竟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说出“我会对你负责的”这样的话的。

明明只是醉酒后的情不自禁,呸不对,是一不小心而已。

【啊啦小静不要这么凶嘛~】

【深更半夜的不睡觉有事么】

【啊还真是不解风情的回复呢~我的心受到了伤害~我不管,要亲亲要抱抱才能起来】

让静雄从恶心转换到懵逼只需要临也的一句话。...

【静临】关爱空巢老人 人人有责

*文笔渣脑洞差ooc

*祝大家鸡年大吉吧(「・ω・)「

——————————泥嚎我是分割线——————————

今天是一月二十七号,临也又不知道死哪玩去了的第十五天。

静雄叼着烟跟在汤姆前辈身后收债,脸上写满了禁欲太久的烦躁。

【啧,真是的,死跳蚤又跑哪去了】

面前的这堵门敲了半天也不见什么动静,汤姆前辈转过身,懊恼的揉了揉头。

“啊啊看样子今天又没什么情况了,回家吧。”

静雄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就告别了汤姆前辈向家的方向走去。

因为寒假正嗨,所以街道两边无论何时都是人声鼎沸。无数的小情侣在街角唧唧我我,你侬我侬,看的静雄甚是刺眼。

【光天化日,成何体统!】

终于在受到多次...

【静临小剧场】⑩论饭菜不合口怎么办

*文笔渣脑洞差ooc什么的

*圣诞节happy~

——————————泥嚎我是分割线——————————

十二月末的气温早已寒冷的让人难以抵挡,鹅毛般的雪花不断在空中飞舞着笼罩着整个池袋。

厨房里静雄因为某人的一句想吃带有节日气息的晚餐正皱着眉头思索。

「有圣诞节气息的啊。。」

临也从电脑后探出头来,用一句话敲醒了正在思考「圣诞树圣诞老人这种东西烤一烤或许也能吃」的某只静。

“呐小静我想吃肯德基~”

静雄从厨房冲出来,腰前系着上次两人一起去超市时临也非要买给他的小碎花围裙,脸上赤裸裸的写着妈的老子琢磨了半天结果你告诉我你就想吃个这?!
(╯‵□′)╯︵┴─┴

一般人如果看到这样...

嗯 日皮果然比国产好切🤔🤔

嗯 我就是出来摸个鱼证明下我还活着【躺】

嗯 另外 圣诞节应该会有贺文吧。。。嗯。。。大概。。

不干正事系列🌚

沉迷拼豆 无法自拔🌚

断线小能手今天没有断线(๑•̀ㅂ•́)و✧

于是变成了印片废orz

【静临小剧场】⑨不给静静就捣蛋

*文笔渣脑洞差ooc什么的

*万圣节快乐๛ก(ー̀ωー́ก) 

——————————泥嚎我是分割线——————————

悬挂了一天的太阳开始西斜,街边的店铺纷纷亮起招牌,街上的行人也逐渐多了起来。

临也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遍世界的南瓜灯和恶魔角头饰微微勾起嘴角。

“最近的池袋真是和平呢~”

十分钟后临也果断穿上自己的毛边大衣出了门。

人山人海的广场中心是正在主持的户外节目直播的当红明星羽岛幽平。为了应景,羽岛幽平今天装扮成了吸血鬼的样子,那幅高颜值的冷面再一次俘获了诸多少女的粉红心。

当然有羽岛幽平的地方自然少不了折原家双子。临也看着人潮外圈的妹妹们不由的笑了笑。

「啊...

我发图总可以了吧🌚lof我跟你讲 我真不污(正直脸)

你就告诉我哪有敏感词(微笑脸)

如果真爱有颜色 那么一定是蓝色。💙

【静临】论怎样才能扭到稀有临

*文笔渣脑洞差ooc严重 慎入

*重点!!不要在意细节!!!!

*小伙伴们求轻喷(๑•́ωก̀๑)

——————————泥嚎我是分割线——————————

虽然气候早已入了秋,但街道上依旧满是露着美腿扭着腰肢的女人。秋高气爽这样的词语用在现在的池袋似乎并不太合适。

耳边赛门用那粗重浑厚的嗓音不断的招揽着客人,静雄点了支烟,脑海里回想着赛门刚才说今天是中秋节。

「中秋节啊,那只跳蚤或许又会以各种理由要礼物了吧。」

静雄叹了口气,简单的和赛门说了再见后向家走去。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妈!!看我扭到了什么!!!”

“啊啊啊啊我临!!你这是攒了多久的运气啊啊!!”

街角女子兴奋的尖叫...

讲真 我有一种我快淡圈了的感觉orz

感谢关注我和喜欢我的小天使们

好久没有产粮了 虽然偶尔也回来lof看看 但是已经被因为被三次元生活中的各种事情压的喘不过来气 所以完全没有了关于写文的任何脑洞以及热情

从七月正式实习开始一直到过年 这段时间我有可能会一滴粮也产不出来 所以 关注我和喜欢我的小天使们 果咩【土下座】

还有在我没有产粮时期还关注我喜欢我的小天使们 感谢你们让我觉得自己还没被人遗忘 感谢你们感谢你们感谢你们【重说三】

实习结束后就距离毕业不远了 产粮有可能会少 有可能会没有 总之 我会尽力的 再次感谢小天使们了【比心】

          ...

我萌了一个产粮量超少的CP(难过脸)

【静临】那一天 赛门回想起了被静临闪瞎眼的恐惧(●—●)

*文笔渣脑洞差ooc

*乱步桑生日快乐!(^O^)y

——————————泥嚎我是分割线——————————

池袋的阳光一如既往的灿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赛门用他那成熟且粗狂的嗓音一遍又一遍的喊着。

“呦~好吃的寿司呦~露西亚寿司店的寿司很好吃的呦~这位小姐~要进来品尝一下么~”

被问到的女人因为赛门那不符合亚洲人一般的身高,不得不抬起头望向赛门。本来准备进去品尝下,可是在看到赛门那张黝黑的面孔和带有杀气的五官时,女人果断放弃了这个想法快步离开。

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赛门也早已习以为常。于是转过身继续吆喝着,为店里揽着客。

“呐我说赛门啊~你这样可是揽不到客的~”

带有轻笑和挑...

【原创】此时花开,你却不在🌸

*一直喜欢写些原创的东西,但是自从入了静临坑就很少写原创了,这应该算是近期写的最完整的一篇了吧,害怕文本丢掉,所以想了想还是发上来。这是好久之前的一篇废文了,拉出来重写了下,第一次写GL的原创,不喜勿进。(跪求不掉粉ಥ_ಥ)

01

沿海城市的夏天总是来的比较早。鸣海的天气从五月开始晴朗的不像话,柏油路上浮动的热浪像是电视里节庆时的小妖一样舞动着,看着叫人头晕目眩。窗外无力呻吟的蝉鸣给这个天气又添加了浓重的一笔,让整个夏天变的愈加的烦躁起来。

这种天气除了那些冬天不怕冷夏天不怕热的体质强大的姑娘们还在街道上扭着腰肢,多数人都会选择在这种天气蹲在家里,听着空调的嗡嗡声,端着冒冷气的冰激淋坐在...

【静临小剧场】⑧天上掉下个临宝宝

*文笔渣脑洞差ooc什么的

*六一快乐~( ̄▽ ̄~)(~ ̄▽ ̄)~

——————————泥嚎我是分割线——————————

清晨的鸟鸣从窗外不时的传来,静雄皱着眉头抬起手拍掉一旁从五分钟前就开始不停叫唤的闹钟。

静雄坐起身揉着乱糟糟的头发,心里把昨晚定闹钟的罪魁祸首骂了个遍。

“喂,你不是说今天有事么,闹钟都响了多久了?!”

没有等到回话。静雄强忍着怒气转过头去看还在一旁熟睡的人。

“ 喂!跟你说话呢!!跳……蚤?! ”

“怎么了?小静?”

身旁人已经坐起身,白皙的皮肤,粉扑扑的双颊,一样乱蓬蓬的头发,带着倦意的表情,一只手还不断的揉着半睁的红色眸子,明明一切都与以前一样,但...

【静临】风太大我听不见

*果然这种日子里还是应该撒糖啊(๑•́ωก̀๑)

*文笔渣脑洞差ooc 慎入

——————————泥嚎我是分割线——————————

傍晚时分街道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静雄叼着烟一个人走在路上。

十分钟前汤姆前辈说自己今天有事,于是就提前离开了。

看着满大街的小情侣手牵手一起走,静雄表示就算墨镜也挡不住大面积的秀恩爱暴击。

罢了,一个人就一个人吧。

然后静雄继续穿行在那一对一对的情侣中。

与此同时,某位情报贩子的助理正满心欢喜的准备出门。

“欸~波江你跟自己的上司一声不吭的就离开这样真的好么~”

然而波江并没有因为听见电脑屏幕后的声音就停下自己的动作。

“话说波江你至少要跟...

【静临】与你同行

*静静失忆梗

*文笔渣脑洞差

*严重ooc什么的 慎入

——————————泥嚎我是分割线——————————

无边的黑暗包裹住了整个人,恐惧的情感渐渐涌上心头。不远处站着一个人,冲自己温柔的笑着,看见这笑容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抬起脚向那人走去,可是无论怎样也到不了那人身边。笑容越来越远,恐惧再一次冒了出来。

「你要去哪里?不要走!」

“静雄?静雄!”

满是担忧语气的声音让平和岛静雄从无边的黑暗中惊醒。静雄费力的睁开双眼,发白的天花板映入眼帘,刺的人眼睛生疼,转头望向周围,是一张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庞。

这是哪?为什么这多人都围着我?发生了什么?疑问在这一刻充满了脑海。

静雄...

日常摸鱼_(:з」∠)_

我家啵酱美如画(*/∇\*)

可惜我还是个渣 差点毁了啵酱(๑•́ωก̀๑)

【静临小剧场】⑦罚单什么的用肉偿好了

烈日笼罩着整个池袋,高温的天气里路上并没有多少人,平和岛交警此刻正躲在路边的树荫下准备突袭那些平时不守交通规则的猎物。

最近警局经常接到投诉电话,说是有黑心司机总拉着乘客绕着最远的路赚差价。本来这事不会被太重视,但特别的是,每次被投诉的司机都是同一个人。

了解到司机的背景后的上司门田立刻把正在新宿出差的平和岛静雄调回了池袋,并执意要让静雄去抓住这个人。

“啧烦死了,为什么非要我来等这种人。”

蹲点许久也不见被投诉的车辆从面前的这段路经过,静雄渐渐开始不耐烦了起来。

不远处传来了机动车的声音,多年的经验告诉静雄,这辆车超速了。

听着声音一点一点的接近,静雄从树下冲了出去,速度之快让...

第一次花费一周多的心血改自己有史以来写的最长的一篇文,眼看就要结尾了就因为一个储存空间不足上传失败功亏一篑。。想死的念头都有了。。不说了,我要去哭会。
另外,如果我长期没有更文,小伙伴们不用怀疑,我一定是去天台了(挥手)

【静临】喂幺幺零么,我要报警(临临生贺)

*临临生快(*/∇\*)大辅生快(*/∇\*)

*文笔渣脑洞差ooc什么的

——————————泥嚎我是分割线——————————

节假日期间的警局接到的电话越来越多,每天都有各种不同身份不同性别不同年龄的人说自己东西被偷了,家被盗了之类的,虽说丢的都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街道上总有这么一个盗窃犯在晃悠警察局也是不能不管的。

平和岛警官此时正一脸不爽的坐在办公桌前。

二十分钟前门田上司的一个电话把昨晚加班到四点累到不行今早准备回去休息的他叫回了警局,对此,平和岛静雄表示真是哔了狗了。

电脑屏幕上是刚才多次被举报的盗窃犯的资料,静雄盯着资料上的那张再也熟悉不过的脸暗暗磨起了牙。

“...

该走还是该留

最近一直都在想 我选择的这些是对的么 是我真心喜欢的么 真的是我想要的么 这样的我真的开心么

我一直很喜欢文字 也一直在写文字 从初中到现在 一直在各种本子上写故事 虽然并没有给多少人浏览 但我也从未放弃过写作 因为我喜欢

我想我是一个自由的写手 不太喜欢束缚 我总是想到什么就写下来 所以我最常见的文章就是以一种发牢骚的感觉写出来

写不出来东西 写出来的东西没人看 没人喜欢 这是我最怕的事情 或许就是因为虚荣心作祟 后来 我开始追逐热度 开始固执的想要创作出让每位读者都满意的文章 无形之中就给自己画了个圈 让自己去做了自己并不擅长也并不喜欢的事

没有了自由的翅膀 笼中鸟终有一天会被淘汰...

【静临小剧场】⑥朋友你听说过深夜放毒么

静雄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手里的遥控器不断切换着电视节目。耳边听不到平时熟悉的敲击键盘的声音,静雄心里莫名的烦躁起来。

“啊啊,烦死了,死跳蚤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三个小时前静雄在工作结束回到家后却没看到往常临也那跳蚤般的身影,于是在房间里寻找了半天才看到了多次被他忽略了的放在桌子上的“致小静”。

[啊小静你现在看到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坐上了去纽约的飞机吧~至于什么时候回来的话我也不太清楚诶~所以~我走了之后小静不要太想我哦~(´▽`)ノ♪]

临也在信的最后画上了Q版的自画像,静雄盯着信看了半天实在想象不出来临也那样的一个人是怎么画出来这么可爱的图画的。想着顺手就把这么久以来...

1 / 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