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和喵

掉。。掉粉了【抖】

© 暖心和喵
Powered by LOFTER

【静临】羁绊

*文笔渣脑洞差

*ooc慎入

池袋的街道上一如既往的热闹,男人手里握着刚从一旁拆下来的路标站在临也对面,临也的脸上挂着轻蔑与警惕,举着小刀等待男人下一步的动作。

可沉默了许久也不见男人有什么动作,临也正准备调侃的时候男人说话了。

喂,我说临也,我们停战吧。

欸?如果小静是想说认输或者是胆小了什么的我会同意的~不过就算停战了我可以保证我不来骚扰小静可是小静你可以保证你不来找我麻烦么~哎不对,一直以来好像都是小静你的问题啊~

临也还在继续喋喋不休的说下去,可是男人的下一句话却让临也住了嘴。

我要结婚了。

男人平静的语调冷淡的没有一丝温度。明明是夹杂在自己的话里说出来的,可是为什么会如雷贯耳,临也想不通。

啊~原来小静这种单细胞的怪物也会结婚生子啊~真是让人想不到啊~一想到小静要变的像人类一样我就突然好不爽啊~果然,小静什么的最讨厌了~

说着临也收起手中的小刀,顺势将紧握的双拳揣进了衣兜,转过身向远处走去。

那么小静,有缘再见啦~

临也还是会常来池袋,偶尔也会在路上碰到男人。两人也如约的遵守了那天的约定,闲暇时还会坐在一起聊天。池袋的人都觉得这两个人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喝茶。

男人有时会讲自己的未婚妻,会讲自己和她的婚礼准备,会讲他们之间的小趣事。临也多数时间只是听着,然后笑着吐槽说没想到原来要结婚了的男人会变的话这么多话。

男人的婚礼也邀请了临也,然而举行婚礼的那一天,临也没有来。好友们的祝福一杯又一杯的递了过来,盛情难却,男人也就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了下去。整整一天下来,男人有种在酒精里游了个泳的感觉。

男人发现,他在池袋见到临也的次数越来越少,偶尔在街上碰到了想问问他为什么没有来参加自己的婚礼,临也都用没时间,最近好忙,下次再聊之类的话搪塞过去。每当这时男人都会想这死跳蚤不会是又在什么地方搞鬼吧。

一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男人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好友们聚在男人家,七嘴八舌的说要给孩子取什么名字,说自己要当孩子的干爹什么的,男人只是坐在那里,搂着自己的妻儿笑着。

在这热闹的聚会中男人却觉得心里好像缺了点什么,环顾了一圈,发现在这其中,临也不在。男人忽然意识到,自己好久都没有见过那只跳蚤了。

啧,死跳蚤到底干什么去了?

静雄,怎么了?

心里的所想不小心低语出来,男人望着自己妻子关切的眼神,笑着摇了摇头说了句没什么,语气里满是宠溺。

热闹过后男人想着新罗应该会知道些什么,于是走去询问。

喂新罗,你知道临也那家伙最近跑哪里去了么?

本来笑着问男人什么事的新罗,表情在男人提起来临也后瞬间僵硬了。男人看着逐渐严肃起来的新罗,果然他是知道什么的吧。

静雄,临也他……

新罗的语气是从没听过的低沉,男人莫名的抽紧了心。

他就在这里啊~

男人看着表情突然又回到以前样子的新罗有一瞬的呆愣,然后说了句什么嘛转身走了。望着男人越走越远的身影,新罗盯着男人身旁的位置,然后低下头苦笑。

静雄,临也他,真的在这里啊。

夜晚男人做了个梦,梦里临也出现了。他梦到临也站在自己对面,手里玩弄着那把小刀,脸上依旧是那种轻蔑的笑。他梦到临也对自己说了好多好多,可是他记住的却只有几句。

呐小静,好久不见啊~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想我啊~

怎么样,果然没有我的日子很无聊吧~

可是小静~这么看来以后的你都要无聊下去了~我可不会再陪着你瞎闹了~

临也看着逐渐泛红的天边,顿了顿。

啊~小静我该走了呢~再见啦~

说着转过身去。微亮的天空照在临也的脸上,一滴晶莹突然从临也的眼眶中滴落下来。男人站在那里无法动弹,张开嘴问着临也要去哪里,为什么哭,可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望着临也越来越小的身影,男人不停的喊着临也临也……虽说没有声音,但临也终于有了反应,回过头笑着说。

呐小静你这样我真的很为难啊。拜托小静你对着我能不摆出一副生离死别的表情么。如果小静真的这么讨厌我的话,我们会在另一个世界相遇也说不定呢。啊~有缘再见啦小静~

男人喊着临也从梦中醒来,摸了摸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湿润的眼角,心底突然空了许多。男人望向一旁是还在熟睡中的妻子,看着妻子嘴角边的笑,男人莫名的安心下来,然后低头吻上妻子的嘴角。

男人最近突然开始总忘记一些事,奇怪的是,忘记的似乎只有和某个人相关的,之前至少还记得他叫什么,记得自己和他之间最近发生的事。可是这两天男人居然忘的一干二净了,唯一记得只有那句:有缘再见啦小静~

静雄,怎么了?头又痛了么?又在想那句话了么?

妻子的话将男人的思想拉回现实,在这瞬间,心里一直纳闷的事突然好像变的开朗起来,男人摇摇头说,没事。

与此同时。或许是另一个世界,在某个小城市,临也对着眼前的金发男子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大堆,总结起来意思只有一个:我就说过有缘会再见的。

金发男子皱着眉头看向身边的新罗。

所以他到底在说什么?

新罗嘿嘿的笑着。

所以你把他介绍给我到底是何用意?

啊小静还是没变呢,果然草履虫永远是草履虫~

什么小静?!不对!重点是你说谁是草履虫啊死跳蚤!?!?!!

望着向自己飞过来的自贩机,临也笑着低声骂了句,笨蛋小静。

-呐小静你知道吗~
-有时候,对一个人的记忆是不可以同时存在与两个世界的~

End

————————泥嚎我是分割线————————

哈喽小伙伴们大家好~看完第十集的你们还好么(ಥ_ಥ)

嘛 这次的脑洞是来自一个阿松同人的视频 本来想的结局不是这样的 可是写着写着就不知道怎么就跑偏了 然后就变成了这样orz

依旧文笔渣脑洞差ooc什么的(ಥ_ಥ)小伙伴们求轻喷(ಥ_ಥ)有什么意见之类的可以留在评论里 我会仔细改正的(๑>؂<๑)

另外 小伙伴们关注求慎重啊(ಥ_ಥ)掉粉尊的是件很可怕的事啊(ಥ_ಥ)本透明懒癌晚期不会经常更文_(:з」∠)_而且一般不写虐 主要写甜倒牙同居梗(´▽`)ノ♪欢迎小伙伴们来次糖 (๑>؂<๑)

最后谢谢关注我和喜欢我的小天使们(๑>ڡ<)☆ 爱你们(๑>ڡ<)☆

评论 ( 10 )
热度 ( 2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