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和喵

掉。。掉粉了【抖】

© 暖心和喵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此时花开,你却不在🌸

*一直喜欢写些原创的东西,但是自从入了静临坑就很少写原创了,这应该算是近期写的最完整的一篇了吧,害怕文本丢掉,所以想了想还是发上来。这是好久之前的一篇废文了,拉出来重写了下,第一次写GL的原创,不喜勿进。(跪求不掉粉ಥ_ಥ)

01

沿海城市的夏天总是来的比较早。鸣海的天气从五月开始晴朗的不像话,柏油路上浮动的热浪像是电视里节庆时的小妖一样舞动着,看着叫人头晕目眩。窗外无力呻吟的蝉鸣给这个天气又添加了浓重的一笔,让整个夏天变的愈加的烦躁起来。

这种天气除了那些冬天不怕冷夏天不怕热的体质强大的姑娘们还在街道上扭着腰肢,多数人都会选择在这种天气蹲在家里,听着空调的嗡嗡声,端着冒冷气的冰激淋坐在电视前看肥皂剧,然后享受生活,荒度人生。当然,我也不例外。

然而就在二十分钟前我接到乔林的电话并强烈拒绝今天不会陪她出去的时候,我的悠闲生活就算到头了。

乔林向来是个说风就是雨的人,何况这样一女强人还是不允许任何人反抗她的狮子座。所以二十分钟后的她没有任何犹豫的顶着外面那能杀死人的太阳冲到了我家。当时我正抱着一大杯哈根达斯吃的不亦乐乎,电视里容嬷嬷一脸的狰狞问着紫薇你说不说,而紫薇喊的尔康也一声比一声高。

听见家里门锁有动静,我一边用塞满着冰激淋的嘴含糊的问着谁呀一边转过头。然而视线刚从电视上移过来的我就看见一张离我只有两厘米且充满杀气的脸。还未从《还珠格格》那惊险的剧情里走出来的我第一反应就是气沉丹田的大喊了一声尔康救我。

乔林明显没有预料到我会有如此的反应,一连向后退了几步,然后揉揉耳朵,一脸嫌弃的看着我。

你丫要死啊!耳膜差点废了。搞了半天说不出去就是为了看电视就是在这看《还珠》。这么老的片子,你是要考古么。

首先,谁让你进门都不带吭声的,怪我咯。其次,我不出去是因为这么热的天我还不想英年早逝。最后,我身边有这么一老古董,所以考古什么的还是留给专家吧。

说着,我还用寓意不明的眼神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番乔林。

乔林的脑子向来转的很快,所以她在听完我这一串话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然后一个健步向我冲了过来。

在乔林和我说了多次要我陪她出去我还不肯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像拖车一样把马上就要扎根在地里的我拖到了门口。

天真的我以为只要还没出门,一切就还有转机。

然而乔林什么都没说,只是回过头给了我一个在废话就把你扔到马路上烧烤的眼神。狮子座的王者气息瞬间迸发。

所以我在看见这个眼神后之前打滚耍赖宁死不屈的气势瞬间弱掉,乖乖闭上嘴穿上鞋跟在她屁股后走出了我依依不舍的小窝。

02

一扇门隔绝出两个世界。外面是不出所料的高温,热浪浮在皮肤周围活生生的打造出一个移动的蒸笼。在我的再三恳求下,乔林才同意不徒步走去目的地。

从被乔林拉上车到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都处于放空的状态,全程任由乔林在我耳边像只麻雀一样不停的叽喳叫唤。直到眼前的光被不明物体挡住,我的眼睛才开始慢慢有了焦距。抬起头,眼前“宏盛购物广场”几个烫金大字刺的我眼睛生疼。

在将近四十度的高温天气里无论怎样都要我陪同出门。本以为是什么天大的事结果最后发现只是来购物,对此,我当然要很友好的问问。

所以,乔大小姐,麻烦给我个解释。

我满头黑线的等了许久没有等到回答于是怒气值瞬间到达顶峰。转过头却看到了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的乔林。我哆嗦了一下,从心底冒出来一股不详的预感。

我发誓如果你的事情没有我的冰激凌重要我一定会把你喝多了穿着内衣跑遍整个小区的事情挂在学校论坛上。

听我说出这番话后,乔林就慌了,转过头来一脸狗腿的表情冲着我嘿嘿嘿的直笑。

我扶了扶额,在心里把乔林骂了个狗血淋头,顺便对被我强行抛弃的哈根达斯默哀了三秒。

许久没有购物过的乔林像一匹野马一样拖着我出入在商场里的各种高档品店,那一刻我的脑海里一直唱着“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这让我感到绝望”。

凡是看上眼的东西乔林一律收入囊中,四位数的衣服眼都不眨的就付款。同时还为了讨好我还告诉我有什么看上的东西只管拿,她付款。我一边摇着头感叹乔林的出手大方一边咒骂着万恶的资本家,的女儿。

然而在我还什么油水都没从乔林身上捞到的时候乔林购物的心情就被毁了。原因是乔林看上一条裙子,听说是某某服装设计师今年的获奖作品,国内只有限量的十件。作为一位资深败家子的乔林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正准备让导购小姐包起来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女生说这件衣服她要了,乔林跟人家斗了半天好不容易抢到了衣服的购买权,结果却败给了五位数的价格。

从商场出来的时候乔林撅着嘴,一脸的不满。我看着孩子气的乔林,不经笑着调侃。

好啦,你就算买了裙子你也不穿啊,衣柜里堆了多少你又不是不知道,所以就全当给你亲爱的爹地省钱好了。

乔林扭过头,虽然还是撅着嘴,但是表情明显轻松了起来。

然而本以为永远不会有交集的仇敌却在不久之后又见了面。

两周后,乔林拉着我在另外一个学校的校园里像无头苍蝇一样横冲直撞。美其名曰带着快要在宿舍发霉的我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呼吸你大爷。

我送给已经完全迷路的乔林一个大大的白眼。

在连鬼都碰不到的周末校园里突然传来的悠扬琴声明显成为了乔林的救命稻草,一边说着你看还是有人的吧一边拽着我向琴声传来的方向跑去。

走廊尽头的琴音愈来愈清楚的传进我们的耳朵里。

是Flower Dance。

琴声还在继续,我们站在半开的门外向里张望。钢琴前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四手联弹。男生穿着白衬衫,一双手在琴键上像跳舞般灵活,脸庞干净的不像话,帅气的剑眉,高挺的鼻梁,薄厚适中的嘴唇,整个人没有任何瑕疵,认真的样子简直就是万千女生梦想中完美的王子。

转眼望向那坐在一旁的女生。我先是一愣,然后用胳膊碰了碰乔林。

哎乔林你看,那女的像不像那天跟你抢衣服的美女?

乔林半天没有说话,我转过头,发现乔林早已沉浸在了那两人耀眼的光芒里。

许是感觉到有人在偷看,琴声戛然而止,坐在钢琴前的两人同时抬起头看向我们。乔林慌了,拉着我就跑。

哎等等!你不是不知道大门在哪么?

我甩开乔林的手,喘着粗气。

我又知道怎么走了。

乔林偏着头别扭的说道。然后,又突然低下头。

莫莫,刚才那一瞬间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我知道,刚才那种场景不论是谁看见,都会喜欢上画面里的主角。如果我还是那个没有改变的我的话,我想我也会喜欢上那男生的。

看着乔林那像犯错误的小孩被抓住了一般的样子,也不忍心再责怪她关于刚才的疾跑差点要了我的小命这件事。

算了算了,来我家吧,给你做你最爱吃的香草派。

我看着完全不顾吃相的乔林,感叹也真难得她这种明明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却完全没有大小姐脾气的跟我们这些平民坐在一起。

那你准备怎么出击。

乔林舔舔嘴唇。

首先,我要跟那对青梅竹马打好关系。

03

我真是佩服乔林的交际能力,没几天就和素日的仇敌打成了一片。她们之间友谊的发展速度简直比火箭升天还要快。

那女生叫汪梦梦,乔林把她介绍给我的时候我顶着一张未加任何修饰的脸和一头还未打理的鸡窝趿拉着人字拖穿着印有米老鼠图案的背带裤,而她则化着精致的淡妆,穿着一席水蓝色长裙站在我对面,一头的大波浪在风中轻轻飞舞。整个一高贵的公主在路上碰见一贫穷的刁民。

俗话说人比人气死人,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和汪梦梦站在一起就是对这句话最完美的解释。

天天和汪梦梦黏在一起的乔林也开始学着打扮,一点一点的向着女神的方向发展。现在的乔林和汪梦梦站在一起那简直就是俩仙女,般配到不行。说真的,我有时候看着她们俩亲密的像一个人的样子我就嫉妒的牙根直痒。

被彻底抛弃的我虽说没有了压迫但也无所事事了下来。整天有着大把大把的空闲时间却不知道干些什么,无奈只能选择窝在宿舍的床上抱着电脑,一遍又一遍的看尔康和紫薇拉着手深情款款的说着“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我说乔林你最近是不是都不爱我了,整天和汪梦梦泡在一起,我都一个人吃了多少天的泡面了你知道么。

终于在一个下午抓住了准备外出找汪梦梦集合的乔林,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趁机大倒苦水,一脸受委屈的小媳妇模样。然而乔林却只是摸摸我的头就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别闹,等我收了那小妖精就请你吃大餐。

说这话的时候乔林的眼底是我从未见过的光芒,刺的我不敢去直视。这就是那种叫做希望的光芒么。我瘪瘪嘴,转身从墙边的纸箱里熟悉的摸出一桶泡面。

我没有想到的是,乔林回来的时候剪了齐耳短发。

她向我走来的时候我差点没认出来,一瞬的呆愣后我冲过去对着她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你丫疯了吧!那么长的头发你留了多久你不知道啊!你一剪刀就结果了你不心疼啊!

完全沉浸在训斥乔林的情景中我第一次忽略了她眼底满溢的失神。而乔林也只是静静的听着我的数落,没有任何的解释。

在我中途停下来的时候,乔林微弱的说了一声,可是她喜欢短发啊。

他喜欢?说是喜欢凌河可是这么久你了解到他什么了,汪梦梦的星座血型脾气性格爱好你倒了解到一清二楚,乔林你自己算算,你跟我一起这么久了,了解她都比了解我的多!

最后一句话我几乎是吼出来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激动,谁还没有几个其他的好友,谁也没规定世界只能围着你一个人转。乔林只是交到了其他的朋友,我应该为她社交能力的强大而感到高兴,可是为什么,我突然好不甘心。

乔林也愣住了。我从未在她面前发过火,这是第一次。不知是被我吓到还是怎样,乔林突然哭了起来。

哎?!乔林你别哭啊!我不是故意吼你的,我错了我错了,你别哭了好不好……

我慌的手足无措。乔林从来没哭过,至少在我认识她的这几年里,我从没见过她掉一滴眼泪。哪怕是高中那次翻墙逃课不小心摔断胳膊疼的呲牙咧嘴,她也没有吭叽一声。

然而此时的乔林却在我怀里完全不顾形象,撕心裂肺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哭的像个丢掉心爱玩具的孩子。

冷静下来的乔林擦擦眼泪,顶着一对肿得像个桃子的眼睛,一脸认真的跟我说,莫莫,凌河跟我表白了,我拒绝了。

我突然有点懵。

为什么要拒绝?那是好事啊,当初你靠近汪梦梦不就是为了借着她接近凌河么,现在郎有情妾有意,你们俩一拍即合,多好。

可是莫莫,你知道吗,我是双性恋。

那你……

我喜欢上汪梦梦了。

我从不排斥同性恋,也不反对任何同性恋。可是这句话从乔林的嘴里吐出来就像一道惊雷一样劈下来,狠狠的劈在我的心里,毁的我体无完肤。

那一瞬间,我似乎明白了我不甘心的原因。

原来有些感情早就在潜移默化中悄悄的改变了。

04

我们都是容易受伤的孩子,不同的是,善良的人选择伤害自己,残忍的人选择伤害别人。

乔林在告诉我她喜欢汪梦梦后,眼眶里又充满了泪水,然后再一次哭的稀里哗啦,我心里乱的像一锅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唯一能做的只有抱着她。

所以你剪了短发,一步步的把自己变成第二个汪梦梦,只是因为这是汪梦梦喜欢的类型?

乔林点点头。我看着曾经那个雷厉风行的姑娘如今却在我的怀里哭成泪人的乔林,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就去告诉她吧,万一呢。

可是……我怕。

有什么可怕的,你从来不都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汉子吗,接受了最好,不接受也正好断了你的念想,让你做回我认识的那个乔林。

我承认,我有私心。因为如果汪梦梦拒绝了乔林,那么她就又属于我一个人了。

乔林紧咬着嘴唇,跟自己的思想作了好一会斗争,终于下定决心说,好。

我们只知道爱就要勇敢说出来,却在勇敢的瞬间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做世俗的词语。

从远处吹来的风不知何时已经开始染上了一丝凉意,偶尔还会带下几片渐渐泛黄的梧桐树叶。晚饭后的公园人开始少了起来,体质弱的人也早已换上了保暖的长袖。

鸣海入秋了。

05

等我再看见乔林的时候,已经是几周后的晚上了。

她带着一身的酒气和一脸的疲惫来找我哭诉。

她喝的烂醉,靠在我身上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

她说莫莫你知道吗,我终于告诉她我对她的感觉了,果然她还是会厌恶我啊,你知道被自己最喜欢的人讨厌的感觉吗,你看到她的样子了吗,你……

我看到了,我当然看到了。

那天我出门去写生,路过湖边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熟悉的身影,脚步便不由自主的移了过去。

我听见乔林说,梦梦,其实我喜欢你,凌河只是……只是我靠近你的借口……

然后,我看见汪梦梦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表情从不可思议转为难以置信最后变成厌恶嫌弃。她说,乔林,你真让我恶心。然后转过身快步离开,留下乔林一个人在原地伤心欲绝。

我目睹了一切却没有勇气上前去给乔林一个拥抱,也没有勇气在乔林最需要有人陪她的那段时间去找她。

乔林在我怀里慢慢安静下来,抽泣声越来越小,呼吸开始平稳而有节奏,她睡着了。

这段时间的她一定累坏了吧。我看着眼前这张我看了七年的脸,当初的稚嫩早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稳重且让人安心的成熟。帮她拂去耳鬓的短发,我喃喃自语,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啊,你为什么从来不会注意我呢。

乔林喜欢女人的这件事没多久就在学校传开了。

走在校园里的时候总会有那么几个多嘴多舌的人在背后对乔林指指点点,说什么别看那个女人长的挺不错的其实心里是个变态。甚至还有平时关系不错的人跑来专门提醒我说让我离乔林远一点。每当这时我就很想冲上去撕烂那群八婆的嘴,可是乔林却不以为然,甚至有时还会拉住我说算了。

乔林变回了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女孩,那个无坚不摧的女汉子。但是有些东西,终究还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乔林渐渐的开始多愁善感起来,开始在一个人的时候安静的看天听歌,她开始不再拥有强大的交际能力,留在她身边的人渐渐只剩下了我一个,我也终于成为了她的唯一。

可是我突然就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了。

窗外的雪越积越厚,每个人都穿着臃肿的棉衣小心翼翼的行走,生怕一个不注意就让自己在地上打个滚。

路边只剩下冬青还在坚定的做着银白世界里唯一的一抹亮色。这个初冬压的鸣海透不过气。

我和乔林坐在肯德基里喝着热饮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呐,我说,春天的时候我们去西郊那边看樱花吧,一直都只是听说樱花的美却从来还没亲眼见过呢。

好啊,我也没见过樱花呢,到时候我们一起。

乔林这时的笑美的不像话,美到让我没有一丝一毫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06

乔林死了。

死于自杀。

死在整个鸣海都沉浸在新年带来的愉悦的时候。

乔林的妈妈在葬礼上告诉我,乔林早在四个月前就得了抑郁症,刚开始只是轻微抑郁,但她后来每去一次学校再回来后就会加重。

我摇着头不愿相信那个总在我面前露出笑容的乔林怎么会得抑郁症,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乔林妈妈哭着让我告诉她乔林在学校里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她说明明是一个那么开朗的孩子,怎么好端端的会得抑郁症。

我坐在她的对面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不敢说话。

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怂恿乔林去告诉汪梦梦她的想法的话,那一切应该还是原来的样子。是我的自私,是我那可笑的占有欲害死了乔林。

看着乔林妈妈抱着乔林的照片哭的伤心欲绝,我的罪恶感更重了。但我是个胆小鬼,以前不敢袒露心迹,如今不敢表达歉意。

从那天后,我再也没有去过乔林家,也没有去过墓地看乔林。或者说,我不敢去。

我不敢去面对她和她的家人。

春天以一种让人不以察觉的脚步降临在了鸣海的上空,等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大街小巷早已满眼是绿。

我站在西郊的樱花树下不断感叹,樱花果然好美。

你知道吗,听说樱花落下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

身旁突然传来陌生的男声,我回过头。

这个男人我认识。是凌河。

然而他并不记得我。也是,毕竟以前我很少跟乔林一起出现在他们跟前。

你怎么知道樱花的速度,难道你没事专门蹲在樱花树下就研究这个?

我调侃他,他也不介意,只是摸着头嘿嘿的笑着回答我,整个人阳光的不像话。如果乔林当初能喜欢上他,那么现在应该很幸福吧。

哎?啊没有啦,只是以前不记得从哪里看过这么一句话,然后看见你一个人站在这里就突然觉得很应景。

我轻笑,低头小声道,本应该是两个人的。

或许因为是新区,西郊的管理并不严。我找了一枝全部盛开的樱花折了下来,把它带到了乔林的墓前。这么久以来,这是我第一次来看她。照片上的她冲我笑着,那么温暖的笑在我眼前渐渐和樱花的影子重叠在了一起。

我在乔林对面坐下,就像往常那样跟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乔林,对不起。

乔林,你怪我么。

乔林,我……

泪水顺着脸庞划过落在地面,还未来得及停留,不过一瞬就被蒸发了。我红着眼睛,就像当年的乔林。喉咙像被鱼刺卡住了一样,痛的我说不出话。

乔林你看到了么,樱花真的好美。

-End-

评论
热度 ( 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