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和喵

掉。。掉粉了【抖】

© 暖心和喵
Powered by LOFTER

【静临】「你会记得我多久」

01

池袋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许多不可思议的人聚集在这里。

汤姆身旁的金发男人就是一个类似于传说的人,他可是被誉为池袋最强的男人。

呐~池袋的上空还是一如既往的晴朗呢~小静有没有想我啊~
远处突然传来的声音金发男人再也熟悉不过了。

死跳蚤!
身旁的金发男人毫无征兆的开始向远方跑去。

哎?静雄你去哪?

我应该告诉过你不要再来池袋了吧。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搬起街边的自动贩卖机向着远处掷去。
然而却没有伤到任何人。

汤姆望着这样的平和岛静雄,眼神从茫然转为震惊。
静雄你在干嘛,折原临也早就在两年前死了吧。

哈?你在瞎说些什么啊,那只跳蚤不是就摆着一脸欠打的笑在我面前站着么。
金发男人歪着头脸上虽是写着不解但却依旧带着还未消失的怒气。

路标,自动贩卖机,周围能被当做武器的东西都被一一扔了出去。

02

哎,听说平和岛静雄疯了。
啊,那可真是打倒他最好的时候了。
你疯了,你没见到啊,他疯的时候可是什么东西都被扔的,就像,就像那时候一样。

街上又一次都在议论疯了的平和岛静雄。

听你的描述他应该是得了臆想症吧。
新罗听完汤姆所描述静雄近期的表现最后下了这个结论。

啊,静雄,新罗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看着对面坐着的金发男人越来越黑的脸色,塞尔提适时的说了句话为新罗解围。她可不想这个家在下一秒被静雄毁掉。

啊对,不过这个情况看来,静雄你还是先住在我家吧。

03

在金发男人再一次怒吼着要杀了临也的时候,新罗终于将镇定剂注射进了他的身体。

看着逐渐安静了的他,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瘫倒在地上。

半个小时前的他差点拆了新罗的家,无论塞尔提在一旁怎么用影子捆绑他都无法让新罗靠近,给他注射镇定剂。

真是吓死我了,差点以为要无家可归了。

汤姆确实不擅长控制这样的静雄,此时的他早就累的瘫软在了地上。
呐,不好意思,静雄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

啊,没事,不过这样我也可以确定他的症状了。

而只是来拜访好友却也被卷入控制金发男人队伍的门田也不轻松。他坐在地上,累的气喘吁吁,抹了抹额头的汗。
臆想症啊,临也那家伙究竟给静雄留下了什么样的回忆啊。

04

呐~我说,小静你什么时候这么不经打了,追着我满池袋跑的你哪去了。

临…临也?!你来干嘛!

嘛~来看看你呗,躺在这里完全没有野兽的样子嘛,还是说小静你生病了?!不是说笨蛋从来不生病的吗,况且小静可是单细胞生物啊~

哈?死跳蚤!你给我滚出去!!!
方才安静不久的男人又一次从床上弹起,周围的东西从他手中不断飞出,嘴里还不断的喊着死跳蚤…死跳蚤…

不是刚安静下来了吗,怎么又发作了?
大家再一次扑上去废了好大劲才总算压制住了发狂的金发男人。在一旁的新罗抓住机会迅速给他又注射了更多剂量的镇定剂。

呐~既然小静让我滚的话,那这一次我就听你的吧。这是我最后一次找你玩咯,没有我的世界不要太无聊哦~永别了,小静…
一直以来都用充满讽刺意味的表情出现在金发男人面前的黑发男子,眼神里突然充满了绝望与遗憾,但脸上却依旧挂着那万年不变的轻笑。

终究还是等不到互相表达心意的那一刻啊,我明明是那么的爱你啊…

05

几个月后,金发男人的病逐渐稳定下来,再也没有复发过。

他与自己的后辈结了婚,婚礼上来了许多好友,他们收到了许多祝福。他们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他们生活的很幸福。

但是,他似乎忘记了许多过去的事。

他忘了那个一来池袋就会调戏他的黑发男子。

他忘了那个一直被他叫做死跳蚤的情报贩子。

他只记得似乎在不久前,有一个似曾相识的黑发男子曾对他说过,永别了,小静…

那个背影,是那么的落寞…

而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那么说,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呐,反正都是过去的事了,想不起来就不想了吧。

                                                                              ——End

修改@璃夕

评论 ( 5 )
热度 ( 2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