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和喵

掉。。掉粉了【抖】

© 暖心和喵
Powered by LOFTER

【静临】与你同行

*静静失忆梗

*文笔渣脑洞差

*严重ooc什么的 慎入

——————————泥嚎我是分割线——————————

无边的黑暗包裹住了整个人,恐惧的情感渐渐涌上心头。不远处站着一个人,冲自己温柔的笑着,看见这笑容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抬起脚向那人走去,可是无论怎样也到不了那人身边。笑容越来越远,恐惧再一次冒了出来。

「你要去哪里?不要走!」

“静雄?静雄!”

满是担忧语气的声音让平和岛静雄从无边的黑暗中惊醒。静雄费力的睁开双眼,发白的天花板映入眼帘,刺的人眼睛生疼,转头望向周围,是一张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庞。

这是哪?为什么这多人都围着我?发生了什么?疑问在这一刻充满了脑海。

静雄慢慢坐起身,不料牵动了身上的伤口。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实证明努力的回想并没有什么用,反而会让自己的头更疼。静雄伸手扶上自己的额头,摸到的是一圈厚厚的纱布。

“静雄?静雄?!你感觉怎么样?”

又是那充满担忧语气的声音。静雄别过头,一脸的茫然。

“你们……是谁?”

平和岛静雄失忆了。救了他并为他确诊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笑起来很好看的男人,他告诉自己他叫新罗。还告诉自己那些自己不记得的那些事。

然而对于他为什么会躺在这里这个问题,新罗只是顿了顿,然后说是因为自己开车去旅行结果不小心冲下了悬崖。

对于新罗回答时候的停顿静雄虽有疑问但也没有说出口,毕竟自己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静雄总觉得哪里不太对,至于是哪里,他也说不清楚。

静雄在新罗的照顾下渐渐养好了伤,身体素质各方面甚至比受伤前还要好,只是记忆什么的还是没有恢复。

新罗告诉静雄说不要急,该想起来的时候会想起来的。

伤好后的静雄搬回了自己家,虽然对此塞尔提还是有点不放心,害怕旧伤复发什么的。但见静雄除了记不起从前的事以外没什么大碍了也就顺从他意了。

许久没有人气的房间里早已落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静雄皱着眉头打开窗户想先让房间透透气。风灌进来,静雄深吸了一口气,果然还是外面的空气舒服啊。

视线斜向一边看到了摆在桌子上的情侣马克杯。静雄走过去,拿起来拂去表面的灰尘,看见上面印着卡比帕的图案后不由的抽了抽嘴里。

「跳蚤的品味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静雄被自己脑海里冒出来这句话惊到了。跳…蚤?这是谁?新罗似乎并没有跟我提起过啊,大家…也没有说过啊。

「你是谁?」

脑袋毫无征兆的疼了起来,静雄抱着头慢慢蹲在了地上,过去像玻璃碎片一样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小静…黑色的衣服…你是谁……心底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是当张开嘴的时候答案却又开始模糊不清。

抬起头的时候静雄脸上一片湿润,对此静雄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抬起手抹去不知何时流下来的泪。

「我到底……失去的是什么呢?」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什么都想不起来,心却这么痛呢?」

夜晚悄然而至,静雄躺在床上,在这如墨般的黑夜里沉沉睡去。

睡梦里,那个黑衣的男子再一次出现在了梦境深处。他明明就站在静雄对面,可无论如何静雄也看不清那人的脸,他只知道,他在冲着自己笑,那笑容,直叫他安心。

「小静~」

「……你是谁?」

「阿拉小静好过分啊~居然不记得我了~嘛算了~谁叫小静是个单细胞呢~」

「呐小静~要好好活下去啊~」

不知从哪里漏进来了光,刺的静雄睁不开眼,模糊中只能看到黑衣男子逐渐变的透明。悲伤覆盖住了整个人。

「不要!!」

静雄从梦中惊醒的时候黑夜依旧包裹着世界,窗外的犬吠不时的透过缝隙传进耳朵里。静雄的右手还保持着挽留的姿势,泪水也早已打湿了枕头,心口在这个寂寞的夜晚痛到无以复加。

两个月后,静雄走在路上,手里拎着刚从便利店买回来的便当。这两个月来,几乎每个晚上都会梦到那个黑衣男子,每次醒来都心痛的厉害,可是,两个月了,静雄依旧没有想起他是谁。

回忆和悲伤已经成了静雄生活的一部分。然而此时低头努力回忆的静雄并没有注意到路口处突然变色的红灯,以及……疲劳驾驶的司机开着的向自己冲来的卡车。

身体腾空而起的那一刻,回忆的碎片全部拼凑在了一起,像潮水一样涌了上来。

那天,是临也的生日。两人难得矫情一次,达成共识,说好了要去山上庆祝。于是问门田他们借了车就无照驾驶一路向西了。

山路总是险峻的,何况静雄并不是老司机。两人一边斗着嘴一边慢悠悠的向山顶进发。本来一切都是顺利的,然而我们却忘了越平静的生活下往往藏着惊涛骇浪。

半路突然冲出来了一辆失控的车子迎面撞了上来,而新手静雄为了躲避,慌张中不小心冲下了悬崖。

静雄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没有系安全带坐在副驾驶的临也飞起来冲破了车前挡风玻璃,然后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里。静雄甚至连伸手抓住他的机会都没有。

「我们好不容易跨越仇恨走在了一起。」

「还未得及补回过去的时光。」

「你就已经离开了我。」

模糊中静雄又看到了那多次出现在梦里的场景。黑衣男子,还有那让人安心的笑。

这一次,静雄没有忘记他的名字,静雄也笑着对他说道:

“临也,等着我。”

-End-

——————————泥嚎我是分割线——————————

哈喽小伙伴们早上好中午好下午好晚上好~好久不见还有人记得我么(捂脸哭)

最近产粮越来越少了啊(望天)这篇的脑洞来自于这两天听到的一首歌的歌词 中间卡比帕那里用了声优梗诶嘿✧٩(ˊωˋ*)و✧

不要问我为啥ooc这么严重(ノಥ益ಥ)不要问我这两人为啥这么矫情(ノಥ益ಥ)我只能说文笔渣脑洞差剧情需要(ノಥ益ಥ)不要打我(跑)不过话说这篇的质量真的渣到我自己都不想吐槽了orz读者老爷们随便看看开心就好(๑•́ωก̀๑)

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520了啊(再次望天)情侣们给单身狗们留条活路吧(ノಥ益ಥ)话说我在本该发糖的日子里这样真的好么(。ò ∀ ó。)

好了~最后依旧感谢喜欢我推荐我和关注我的小天使们(๑>ڡ<)☆ 谢谢你们(๑>ڡ<)☆ 爱你们么么哒⊂(눈ε눈 ⊂)))≡=

评论 ( 9 )
热度 ( 25 )
TOP